跳票一年 天际 ME7 能赶上新造车的末班车吗?

外汇天眼APP讯 : 天际汽车首款量产车 ME7;来源:天际汽车官方

作者 | 张一

编辑 | 王妍

在多次跳票,距离预售启动已经过去一年零五个月后,天际汽车的首款量产车终于缓缓而来(www.mjui.cn)。

9 月 19 日,天际汽车的首款产品天际 ME7 正式上市。新车共推出共推出 2 种续航共 5 款车型,根据配置不同提供 410 公里和 530 公里两种 NEDC 续航选择。补贴后售价区间 21.88 万— 28.98 万元。

天际汽车董事长、CEO 张海亮公布天际 ME7 价格;来源:天际汽车

爬过从 0 到 1 的量产关口,上市也意味着开始接受用户的检验。从天际 ME7 的最终定价来看,与去年 12 月官方公布的补贴前 36.68 万 -38.18 万元的价位相比,此次发布的价格下探了近 10 万元。缓驰的天际,似乎想要凭借价格优势拿下更多市场份额。

天际汽车 ME7;来源:天际汽车官方

晚到者如何出牌?

“ 太慢了 ”,这不仅是来自外界的声音,也是天际汽车员工们的无奈。

天际汽车前身是 2015 年成立的电咖汽车,该公司曾于 2017 年推出首款 EV10 车型,补贴后售价 6 万元左右,主打低端市场。彼时乐视汽车 CEO 张海亮加盟电咖,并开始规划中高端产品线,天际汽车 ME7 也因此而出现。

作为新造车玩家,天际汽车的出场并不算早。2017 年 11 月,天际汽车前身电咖汽车绍兴基地项目合作协议正式签署,项目规划总投资额 55 亿元,2018 年 4 月正式开工。当时,威马汽车首款量产车 EX5 正式上市;蔚来汽车 ES8 已经卖了 5 个月。

直到 2019 年 5 月,天际汽车绍兴工厂仍处于建设状态。天际汽车董事长、CEO 张海亮曾在接受 36 氪采访时坚称,“ 天际汽车一定有机会错位竞争 ”。

“ 有人做的很豪华四、五十万,六十万,对树立品牌好,但是对初期销量不好。” 他认为,品牌定位要掌握平衡,定的太高影响初期销量,太低又会牺牲未来的品牌溢价, 威马和蔚来就定了两个极端。"

去年 12 月 28 日,天际汽车首款量产车 ME7 在天际汽车绍兴工厂正式下线,当时公布的补贴前售价区间为 36.68 万 -38.18 万元。张海亮曾表示, 如果定在二十万,中端的,2 米 75 左右的 A 级 SUV,用户量多了,但是你的品牌定低了,将来再推高端就难了。"

但是迟迟无法量产,天际汽车的处境也并不如从前。进入 2020 年,面对特斯拉的强烈攻势、传统车企的转型以及行业的压力,新造车赛道的淘汰节奏也明显加快。今年 2 月,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副秘书长师建华表示,市场需求的大幅度下滑,整个产业都开始冷静下来。

这意味着,在如今更为严酷的竞争环境下,新造车如何抓住出牌机会,保证首款量产车的销量,成为当务之急。

天际汽车 ME7;来源:天际汽车官方

按照经纬中国合伙人万浩基的分析,当下已经跑出的几家新造车都已经迈过了他们的第一道门槛,即每个月 3000 辆的稳定销量。今年以来,蔚来汽车创造了月销 3500 辆左右的稳定成绩。截至 7 月,理想汽车月销稳定在 2000 辆左右,今年累计交付近 1.5 万辆。而特斯拉中国区的月销量则直接稳定在万辆。

虽然天际 ME7 下调了定价,但在新造车的战场上,竞争者也强敌环伺。与 ME7 尺寸相近的威马汽车 EX5-Z 补贴后售价仅 14.98-19.98 万元;小鹏汽车紧凑型 SUV G3 补贴后售价则为 14.68 万 -16.28 万元。此外,价格下探至 30 万元以内的 ME7,还要直接面对国产 Model 3 的竞争,国产 Model 3 的补贴后售价下探至 30 万元以内。

天际汽车 ME7 智能座舱 来源:天际汽车官方

和特斯拉抢市场?

按照张海亮去年公布的计划,他希望一年后天际汽车的销量可以达到 2、3 万辆,到明年实现 4 万辆。但如今对于交付已延期两个季度之久的天际而言, 下探价格、销量目标做相应调整的同时,还要寻找新的筹码和头部新造车公司抢市场。

按照天际汽车的说法,相较于特斯拉、蔚来、小鹏、理想和威马汽车,对整车制造品质的追求虽然拖慢了 SOP 的节奏,但这也形成了是天际汽车的竞争优势。

2019 年 12 月 天际汽车 ME7 量产下线仪式;来源:天际汽车官方

未来汽车日报(ID:auto-time)此前从天际汽车研究院了解到,天际汽车技术团队大部分人来自大众、通用、德尔福、博世、大陆等传统主机厂和零部件公司,在研发方面更倾向于在传统汽车基础上进行,并非从 0 到 1 从头开发。

据天际汽车方面介绍,天际汽车绍兴智造工厂基于德国工业 4.0 标准建造,采用保时捷、宝马采用的 “Audit” 质量评审方法。在供应商合作上,天际汽车内部技术人员此前透露,张海亮在质量上抓得很严,即使有关系进入的供应商,一旦验证不合格,天际汽车也会马上重新找其他替代供应商。

此外,成本控制是新能源汽车研发过程最重要的环节,拥有数十年造车经验的传统车企管理者,在成本控制和风险防控上具备一定的经验优势。在操盘天际汽车之前,张海亮曾在上汽积累了 20 年造车经验,先后在供应、物流、规划、产品工程等岗位任职,一度做到了上海大众汽车总经理、董事,上汽集团副总裁之位。

今年年初,天际汽车与南宁市政府签署新能源汽车产业战略合作协议。天际汽车内部人士告诉未来汽车日报(ID:auto-time),这次合作给天际汽车带来了较大规模的资金支持,为天际第二款量车 ME5(小型 SUV)的研发输血。

随着战线不断被拉长,传统车企大众、宝马以及国内的上汽、广汽、比亚迪等也在持续补全智能电动车的产品矩阵,凭借技术和渠道资源抢夺新能源汽车市场。

对于竞争,张海亮在去年接受 36 氪采访时表示,“ 我们的屏比特斯拉的设计好多了。他就是挂一个 PAD 在上面,车联网没我们好。” 他强调,天际汽车的车联网团队是做智能手机和智能电出身,这些智能产品的系统和车联网系统最接近。

但是迟到的天际究竟有多能 “ 打 ”,仍取决于其市场表现。

公司名称:台州黄岩波恩塑料模具有限公司